椒盐咸鱼

糖腌SY
不是一个勤快的人,而且很变态
所出皆我流
未经同意,请勿私自转载!!
未经同意,请勿私自转载!!
未经同意,请勿私自转载!!

真的不明白说一些关系不大的话还要打tag的人,是怕别人看不到么。

【欧相】关于头发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官方爸爸!!!!

长发的人共同的烦恼排名靠前的一定有吹干头发吧。

相泽消太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干了脸上残留的水珠,奈何湿漉漉的头发似乎并不想让他的脸干燥着,不时会滴下来一滴水来,仿佛想要把那肌肤弄的湿润起来。这个时候相泽总想拥有家里养着的猫的特异功能,它们甩几下就可以很快的变得干燥,这种头发贴在脖子上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把刘海用手顺到头顶,头发立刻因为水黏在一起。擦干手上的水珠,他终于决定去寻找一下在洗漱柜里没有出现的吹风机。

教师都是在学生熄灯之后才去洗漱的,合宿的回廊里已经染上了属于夜晚的宁静。路过几个屋子还能听到戛然而止的说笑声,估计是怕老师突然进来查房才会这样警惕吧。相泽赤着脚从回廊穿过,留下一条很快便消失不见的水脚印。前厅值夜的服务生看上去十分精神,许是刚上夜班的缘故,找了半天才从服务台角落的箱子里找出了吹风机。

“十分抱歉,因为这里只和雄英合作所以只会在合宿的时候才会开,这种常用的东西没有准备好是我们的失误。”服务生一直在道歉,像是怕因为这失误失去他们的大金主似得。

“没什么,这个一会儿还要还回来么?”

“不必的,您就放在洗漱柜里就好了,十分抱歉!给您带来了不便。”

礼貌性的回复几句顺便安慰了一下有些紧张过度的服务生,相泽拿着吹风机慢慢走回了大浴场。

在这个时候遇到还没有去睡的老师并不出乎意料。当然这要看遇到谁……

相泽不太想和前面那个喝着牛乳的人打招呼,原因自然是因为前不久那场吵的严重的架了。

明知是陷阱还要去,这个人到底是第一英雄还是第一白痴…但八木俊典又和他说“即使知道危险也是要去的,相泽君,那里还有人等着我去救他们!”

一根筋的家伙,随你吧!

想把对方当做空气,但是眼睛还是用很快的速度在八木俊典身上扫了一圈。倒是没什么太严重的伤口,这也让他原本焦虑的心可以平静下来。

“呦!相泽君,我回来了哦!”显然八木并不想无视自己的恋人,他举着牛乳瓶凑过去“要不要来一罐?有助睡眠的!”

“不必了,之后还要整理资料的。”说完这句话的相泽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今天刚刚到这里还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整理,自己找理由真的是越来越差劲了。

“这样的么?相泽君真是太负责了!”

听对方的语气,八成已经察觉出自己借口中的漏洞。相泽不太想再多说什么,拿着吹风机把接口插到插板上吹起头发来。

“刚刚那个样子很像是被人推到水里好不容易上岸的猫哦,啊……这个眼神看上去很像了!”八木俊典说着。

相泽眯起眼睛看着他,现在更像了么?算了吧,猫要是被人推下水再自己爬上来的话可是会挠人的。

长发的缘故,脑后的头发自己一个人吹起来十分不方便。在一旁一直看着的八木俊典似乎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或者说对方在等他。来时拿在手中的牛乳已经喝光了,瓶子也被那个人放到了‘可回收’的垃圾桶里。

“你还要在这里看多久……”相泽总算是受不住八木赤裸裸的目光,特别是自己撩起脑后的头发时,漏出来的脖颈被人注视着让他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等你吹干之后一起回去啊,相泽君需要我的帮忙么?”总算是被对方提起来的八木俊典一下子就有了精神,这种反正像极了青春期被心仪的女生道了谢的男孩子。

在家里的时候相泽很少会自己吹头发,原因自然是在他准备自己动手之前就会被人抢了先机,那些吹风机接好电跑到他背后帮助他。这也导致,刚刚自己动手的时候透出些笨拙来。

对方没有回答他,八木俊典便当做默许似得走过去接过了相泽手里的吹风机。体型的缘故,他们并不需要一方坐在椅子上。

“你就不要生气了吧……我好好的回来了啊。”八木俊典抖搂着相泽没有干透的头发说道。

“我可没说我还在生气。”相泽回答道。

“可是刚刚你的表情明显是在生气吧,别想骗我!”像是抓到对方把柄似得,八木俊典凑近了他。

吹风机吹出来的热气撒在脖子上带来的暖洋洋的感觉让相泽十分舒服,他也不想在和八木争论什么,毕竟对方确实是猜对了。

吹风机带来的噪音停下来,原本贴在皮肤上的头发们也不再纠缠不休。八木把吹风机放好,趁站在面前的人还没有离开前把人拉回怀里,鼻尖蹭着那头变得无比蓬松的头发。

‘嗯,是旅店里薄荷味的洗发香波的味道。’八木俊典想着。

“以前在家就觉得,相泽君的头发真的好软啊。”声音从背后传过来,或许是因为对方把脸贴在自己头发里的缘故,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天生的,你的不也很软么。”相泽反手揉了揉那个金色的脑袋。短发真好啊,没有这么麻烦。

他们就保持着这姿势在大浴场的外间站了许久,月亮已经升到了天空的正中,困意也渐渐意乱了相泽的身体。
“你跑过来,睡哪儿?”相泽问道。

“啊…这个问题啊,还要麻烦相泽君了…”八木俊典说道。

“房间借你挤一晚。”

“哎?相泽君刚刚不是还说有东西要整理么?我过去不会打扰到你吧?”

“我现在就去告诉服务生打扫出一个房间来…”

“不用不用!太麻烦了!还是去你那里吧!”

……

短暂的喧闹后是属于梦的后半夜。

搞完这一波估计要有一段时间都不想产欧相了吧……

排脑洞

是一个人造人AU。
莫名喜欢这种设定。

私心占个tag,致歉

最近过得很傻白甜,感觉写的东西也会傻白甜起来???

杂/声明

军训很闲所以脑洞大开。
之后的时间会写一个原创同人,所以关于欧相/止鼬有可能会断更一段时间。

欧相准备了一个小故事,写完之后看情况出本小范围发一发。

视情况开论坛体,内容大概是军训的一些趣事。

有兴趣看我写原创的可以坐等。

风格会不会变目前不知道,文笔不好的我也想尽力讲好我心中认为不错的故事。

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你们也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有一个想了很久的脑洞,写不了同人就写原创吧……一个不会讲故事的人偏要发泄出来的决心。

为我水打call!!!!我想娶她!!!

花式翻车鱼:

刊名:《カタオモイ ー君への恋ー》
分类:同人文本
文手:原lo
封面绘师:@自己的大腿肉好难吃 
封设:@暴走萝莉与死水情怀 
排版&宣图制作:@西桑桑 
校对:@椒盐咸鱼 
首发:20170729魔都鸣佐only

关于赠品:背面不同的明信片将随机附赠一张。

更多信息请见宣图。
更多试阅请戳头像。

由于还在外面撒欢的关系所以宣传文案写的十分草率,多有不足还请见谅。

文本内容在完售后将不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开,且因个人原因,该本将不再进行二刷,希望理解。
另,因文本中涉及到r18内容,请仔细斟酌后再进行购入,请不要让家长现场代买或通贩代拆。
万分感谢!!!

【欧相】爱情

同期生设定
生活大杂烩



爱情,其实就是生活中的小细节堆积出来的一个集合体。它被那些说不清的感情放大,膨胀,占据一个人的心。


八木俊典和相泽消太是从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学生们认为是从那次突如其来的袭击后;同事们认为是从两个人入职后的几年;根泽校长认为是入学后的几个月。而两个当事人的回答都模模糊糊的,他们总是说:“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可以算了。”

很久是多久?

可以追溯到学生时期,天台放在一起的便当盒,器材室里青涩的吻,落在对方背包里的学生卡又或者是放在一起的两瓶被太阳晒出汗的冰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学校里的猫都油光水滑的,那逗猫棒又被谁经常握在手里;没有人知道班级里最后走的两名同学是谁,他们都做过什么;没有人知道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受伤后,那瓶经常出现的消肿喷雾到底是谁买的……太多太多不被人发现的秘密,他们隐藏的恰到好处。表面十分疏远,但心早就靠在一起。


他们的生活中并没有什么刻意张扬的爱情,简直平淡到感觉这两个人只是想搭帮结伙过日子而已。

清晨并没有每日必备的早安吻,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去洗漱,早些醒来的人准备早饭。不必多么精致,能够果腹便刚刚好。但中午的便当都是八木俊典做的,曾经相泽也做过,只会做属于八木的单份出来。中午忙的不知东南西北自己就吸包果冻凑合,这也使得他那段时间的体重掉的飞快。吓得八木强制性接过了做便当的工作,每天拉着他,看着他吃完饭才好。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打扫便成个一个难题,试过很多方法决定谁来做,最后最常用的还是石头剪刀布,之后两个人想想那个场景又感觉十分好笑。

他们在学校的教学理念是两个极端,但在这极端下培养出来的花朵们更加茁壮。

出差对于他们来说很不常见,特别是相泽。八木俊典最多是参加一个访谈会,但也很少会离开家很久。最长的离别是一座不知名小岛上发生的地质灾害,连续三天三夜,八木俊典尽力救出了他能救出的人。这之中两个人没有联系,只是在到达的那个晚上相泽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别逞强,而得到的回答也是想象中的“别担心!”
回来后八木就在家里躺了很久,算得上是身心俱疲。相泽看着他那副样子也不想打扰他,默默地接过他本安排好的课程代了整整一周的课。

欧鲁迈特缺勤十分罕见,这一周甚至还出现了‘和平的象征——欧鲁迈特重伤入院’的新闻。可以说十足劲爆,当事人看到时也是差点手抖把调匀的味增汤撒在桌子上。
“我觉得我有必要出面证明一下我没事。”蒸蛋圆滑的表面被勺子破开一道破口,盛出一勺来,嫩黄色的蛋块又因为太过光滑的缘故落会碗里,搞得八木有些窘迫。
看着这一系列的事情,又想到昨晚英雄形态后没多久就“漏气”的八木,相泽放下手里的汤碗说道:“过几天再说吧。”

他们的日子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争吵在很多时候是生活的调味剂,只不过它比较偏于辛辣罢了。起因多数都是因为对方不爱护自己的身体,两个都爱逞强,吵起架来也都是冷处理。家里还好,到了学校真的是难倒了同事们。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比两个人都要大大咧咧的人出现做和事佬了,那个人自然就是麦克了!

有学生问过麦克为什么天天带着墨镜,麦克脑内思考片刻,想起逞强二人组后叹口气和学生说道:“哎哎哎!因为天天要被闪光弹晃眼啊!!!”

即使两个人在学校都无比克制感情,但都憋着气,对上自然就像极了车祸现场。面对面的办公桌使得两个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眼神对上了又只能迅速的移开。当然这种状况都是冷战期间限定的。同办公室的同事在多次“被秀恩爱”的过程中都已心照不宣,微妙的变化足够告诉他们‘这两个人又吵架了。’

为什么用又?因为这种状况出现的次数其实很频繁,他们也已习惯‘前天吵架第二天和好’这种状态,这包括当事人和旁观者。


两个成年人冷战的时候更像是小孩子之间的赌气。
第一次冷战开始,相泽的反应着实吓了同事一跳,午夜甚至觉得他是不是中了敌人的“个性”,之后才渐渐猜出,原来是因为感情原因。也许那才是真正的相泽消太,有些小脾气,也能感觉到这个人的生气,当然这生气并不是脾气,而是生机。

那平时懒散的人在和爱人发生争执的时候却意外的给人感觉有着生气,是不是很奇怪?

午夜思考过这个问题,最后得出的结果只总结一句

这就是爱情啊!

————————————————

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

【欧相】定律


!高亮!
私设欧相出一家三口!
个性有
不一定是生子。
请勿踩雷,炸飞不负责任。


一些日常的琐事透露出的幸福感是无限的。

01
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体检报告单上个性一栏还是一个让人受伤的大字“无”,这让一心想要成为像两位父亲那样的英雄的绿谷感到一丝绝望。想起小时候,一次一次收到体检单的经历,他甚至都能猜到这单子被夫夫看到的结果。

“啊,相泽君。咱们两个的个性真的很合不来……”八木俊典看着儿子的报告单说道,金色的眉毛拧在一起透出一丝不解,“不应该这样的啊?难道我xx的个性被消太的个性消除了?”思考的同时还看着单子小声的嘀咕起来。

“不是这个问题吧……真的无个性么?”

“爸爸……我是不是没办法了……”

作为一家之主,八木看着眼眶的金豆豆很快就要夺眶而出的儿子还有就是一脸有点不能接受现实的恋人。他意识到,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安抚两个人。

“小久不要哭呀,一定有办法的。爸爸想办法……”

但这话并没有能让出久的金豆豆收回去,反而是下的越来越猛。相泽看着慌了手脚的八木,一把把绿谷抱起来拍拍背,顺带给八木一个眼神‘快去拿儿子最喜欢的自信战衣过来’。

说起来自信战衣,其实就是八木俊典战斗服的缩小版。甚至连英雄形态翘起来的两根鬓角都做的十分生动。相泽忙着哄孩子,一边给儿子说着鼓励的话,一边把衣服给绿谷套上。八木很明智的在相泽做完这一系列的事后给他收住眼泪的儿子一个非常刺激的举高高。用笑容安慰自己的孩子道:

“怕什么,你可是我们的孩子啊!”



02
这大概是发生在绿谷出久4岁时候的事情。

从幼儿园回来变成一个泥猴儿这种情况两位爸爸已经习以为常,相泽消太给他换了衣服但却没能逃过那双小泥手在粉色的兔子围裙上留下两个小手印。他叹口气,只好脱掉围裙拿好脏衣服去洗。

绿谷呢?他跟在自己父亲后面和相泽讲着今天在幼儿园和小胜一起冒险的故事。讲到兴奋处还会做几个动作让相泽去看,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激动。“老爸,小胜超厉害!小胜那个时候超帅的!”这几句话相泽已经听的耳朵起茧子了,虽然这个被儿子称为“小胜”的孩子的个性的确十分出色,但是对于把绿谷搞成泥猴儿这一点,还是会让他有些烦躁。毕竟那可是让他天天洗衣服的罪魁祸首啊。

八木俊典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关门时说的“我回来了。”并没有人回答,这让他十分奇怪。走向后院后,他感觉自己看到了天堂的景色。

自家儿子抱着洗干净的衣服坐在椅子上,而相泽呢?正在晾着刚刚洗好的衣服。八木回来时,相泽正抖着他的内裤,甩了两下挂好,又回头去取新的。

‘啊,神啊,我怎么这么幸福……’

八木俊典掏出手机立马拍了一张,想着明天要和同事们如何炫耀一番。

晒衣服一大一小也因为手机相机自带的声音回了头,

“欢迎回来啊爸爸!”

“欢迎回来。”


03
“小久过来,到爸爸这里来哇~”举着DV的八木俊典趴在地上,对着同样在地上趴着的出久说着。

孩子的成长总是在父母不经意间就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听到爸爸叫自己,穿着连体婴儿服的出久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向前伸去,在空中挥了两下又落在地上,随后努力的挪动着自己的小身子向前挪动着。

八木招呼着去给儿子冲奶粉的相泽快点过来看,小家伙墨绿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的爸爸们加快了爬动的速度。他还不会说话,只能从嘴里叫出“咿咿呀呀”的拟声词来,但是那张小脸上满是笑容。

“你看天使啊,咱们儿子是天使啊!!”八木俊典小声的感叹着,相泽手里还摇着奶瓶,冲来的奶粉温度刚刚好。

对于孩子来说,食物的诱惑可能更大些,又或者是因为奶瓶被相泽拿着,都说孩子亲妈嘛……出久爬过八木身边,爬到相泽的腿边拽他的裤腿。弯腰把儿子抱到怀里,单手抱着,另一只拿着奶瓶的手还是不放心的把瓶身在脸上贴了贴,确定不烫了才递给那双伸过来的小手里。

绿谷十分满足地抱着奶瓶喝了起来,相泽则是抱着他,时不时给他用围嘴擦干净漏出来的奶。而这温馨的时刻也被八木俊典用手中的DV记录下来,直到绿谷长大后还会不时的拿出来看几次。



04

喝完奶的绿谷在相泽的帮助下打了几个奶嗝,搂着相泽不放。

时间还早,父子二人选择看少儿节目来打发时间。外面的天气真是暑假中最热的一段日子,阳光几乎要晒化了后院种好的小番茄。绿谷挣扎几下后被相泽放在了木地板上,来回的爬了计算之后便又回到相泽腿边,抱着他的小腿不放。本以为这是孩子想要被抱的举动,相泽抱起他后却又被绿谷挣脱开,扒着沙发边注视着地面,准确的说是注视着相泽的腿。这种危险的姿势当然没有保持多久,他又被相泽放在地上,当然那之后也被默许了类似树袋熊抱树一般抱着小腿不撒手的举动。

八木俊典回到家的时候还是英雄态。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劫匪,作为英雄的他自然是‘顺便’帮了忙。也因为这件事回家注定要晚一些。出于急于回家抱儿子的心态,他也借着英雄形态快去回到了家。

“我来咯!!”迅速换了鞋子走到沙发边,抱起原本扒着相泽腿不放的小绿谷就是一个举高高。“出久想不想爸爸啊,爸爸可是很想你呢!”本想亲亲儿子的小脸,但又想到自己现在一身汗,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被举起来的绿谷冲他笑着,小腿在空中蹬来蹬去的,看上去开心极了。

“冰箱里冰了柠檬水,去喝点吧。洗澡的话水已经烧好了。”虽然不忍心打破这对父子增进感情的活动,但相泽还是提醒了八木。

“好的好的!”他又举了举,意外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英雄态的时效到了,八木也在一阵雾气后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这对于相泽来说习以为常,但对于绿谷来说,这还是第一次。

像是被吓到了似得,原本笑的开心的小脸上的表示一下子凝固住了,随后眼眶也变得红了起来。这让八木慌了手脚,看着相泽不知如何是好。

接过孩子,催促八木快去洗澡,相泽消太安抚着绿谷。自家孩子很好哄,不一会儿就又像是无事发生似得缠着相泽陪他玩。而对于刚刚的突发事件,也是在之后八木用几个搞怪的变脸让绿谷渐渐习惯下来。
毕竟这种情况之后还会很常见的呢。

05

“我是从哪里来的?”这似乎是困扰着每个孩子的问题。

从托儿所回来,绿谷出久拉着相泽的手思考了一路。他原来不是没问过类似的问题,而得到的答案大部分都是“后院番茄地里长出来的,你爸买东西送的……”诸如此类。

他一路不做声的举动使得相泽有些担心,要知道放在平时。自家儿子早就十分兴奋的给他讲述这一天都发生过什么了,就算是托儿所花圃里又有几株花开了,今天谁有和谁打了架也都会一一告诉相泽。

到家后的绿谷没来得及放书包就跑去了后院的番茄田。挺过了最热的时段,那绿叶间已经结出了不少小番茄,虽说还没有熟透却依旧能闻到一股番茄特有的香味。看到这举动的相泽以为他是馋嘴想吃了,走过去弯腰给他遮着阳光。

“还没有熟透,等过些天就可以吃了再摘吧。”

但孩子的目光还是凝视着那些小番茄,相泽看着他,像是妥协似得要伸手去给他找几个熟透的摘下来。没想到,他伸出去的手被一双小手抓住

“爸爸,咱们之后不要吃它们了吧……”

“为什么?”相泽十分不解。

“因为我是从这里长出来的,那这里一定还可以长出弟弟妹妹来的!所以还是不要吃了吧……”墨绿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带着胆怯却有夹杂了些说不清的感情。

这话把相泽逗笑了,却又因为儿子的单纯而更加感觉自家孩子就是个天使。

把出久从地上拉起来,带回屋子里洗干净手。相泽说道:“现在告诉你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还有些早,不过你可是我们两个的孩子啊,不是从番茄地理长出来的,知道了么?”

绿谷点点头。

“至于弟弟妹妹,我们认为有你一个就够了。”相泽说道。

一家三口就已经很好了,再多一个,他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把精力平摊到两个孩子身上。

最稳固的三角形,也亦是家的组成吧。

————————————————

一些废话:
其实想写这个设定已经非常久了,实在忍不住就写了出来。欧叔对出久真的很像是一位父亲,他鼓励绿谷为他指引方向。而相泽,虽然表面上总是懒懒散散,但实际上真的是一位非常负责的老师,非常非常负责!!!!【想拥有这样的老师】

真的在喜欢这三个人了,有活力,互补。私心非常想看相泽带孩子,也很想看八木做一位有些蠢的爸爸。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