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在恋人的唇上相遇了

【也青/微碧玉】乍暖还寒

无头无尾的一个古风pa
脑子一热写的

这是一份时隔许久的私信,诸葛青拿到手的时候心里的滋味不太好受。现在边疆不太平,京里也是闹得鸡犬不宁。冗长的战争似乎要让朝里那帮老骨头服软了,今早的大朝会硬是联名一本上去要和边疆的蛮族求和。说是只要他们的皇帝封个妃给那蛮族的公主,这之后都能太平盛世。好在张楚岚压住了火,面上先接下来,说是要等着下一封战报传回来再做定夺。那帮老骨头自知这已经是皇帝最大的退让,也没人敢再多说什么。

打开那封信,信纸上只有几个字——安好,勿念。

王也其人,怎么看都不适合做个上战场的将军。诸葛青问过他,你这怕麻烦的性格,干嘛非要去参军?王也却说到:“我就是怕麻烦,才想把那麻烦快点儿解决掉。”
那一瞬,诸葛青的心里没有什么夸赞的话,反而是觉得眼前这个人定是没吃过什么亏。

他把这信扔到火盆子里燃尽,起身又回了宫里。

到的时候,张楚岚正看着御花园里新开的迎春花。那花开的茂盛,但与周围的秃树枝子一衬,显得又有些孤单。
“皇上好兴致。”诸葛青说道,他背过手,眯着眼睛盯着张楚岚看了会儿。“不过,微臣看皇上面色不太好啊,最近可是又有什么困扰?”
退开了周围的人,张楚岚才回答:“老青,你就别拐着弯儿的岔我了。”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
张楚岚翻了个白眼,看着诸葛青的样子说不出的无奈。他不能确定其他臣子怎么想的,但至少眼前这个人,定是和自己站在一条船上的。
“怎么,张灵玉一走你这心也跟着去边疆了?”诸葛青摆弄了几下迎春花后收回了手。
“彼此彼此,你无事登门,别告诉我你也要来挂帅出征?”
“想过。”
“别别别,我若是放你去了。老王能从边疆飞回来拿我是问。”张楚岚忙说道。

诸葛青一笑,不再继续说下去。君臣二人便并肩在不大的御花园里遛着,仿佛回到儿时一般。
“今早的大朝会,你可想明白了?”也不知怎么诸葛青问了这句。
“我信下封定是捷报。”张楚岚道。
“有时候真羡慕你这种自信。”
“你这是不信老王还是不信我小师叔?老青,你这人有什么话直说呗,讨个痛快。”
“我信,我都信。但你要是真把那个什么公主接到宫里,之后就有你好受的了。”
“要不你给我算一卦?”张楚岚一笑。
“一个金定子。”
“你这人吃着皇粮还和我要个金定子?”
“皇上,微臣素爱节俭的。”

末了还是没算,张楚岚最后绕来绕去依旧没让诸葛青说出来卦象。他说“前路漫漫,若是都看清了岂不是没意思了?”张楚岚竟也觉得有道理,便不再多问。

走之前,诸葛青和张楚岚坐在御花园里的亭子中小叙了片刻。

诸葛青说:“你也是够放心,竟然让张灵玉就那么去了。”
张楚岚回答:“老王一开始就去了,我也没见你过来兴师问罪啊。”
“我哪儿敢啊,我问罪皇上。估计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张楚岚摇摇头,把面前的茶一饮而尽。
“老青,你说这皇帝有什么好的?”
“万人之上不好么?”
“累啊,不自由啊。”
“那当初你怎么不让给张灵玉,你知道先帝那时也有意...”
“我就是知道这些,才不想让给他。他这样自由着多好?”张楚岚看向诸葛青,那双眼睛中满是无法言说的感情。
“好啊,好的很。”

下一封战报的确是捷报,南蛮撤兵出了边界。压在朝中的那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诸葛青又收到了一封私信,洋洋洒洒写了不少内容,但最重要还是结尾的那句“五月归京,老青可要请我好好喝上一杯你后院藏着的桃花酿。”

然而那桃花酿备好了,人却没有回来。

快马加鞭回来的战报——军中南蛮细作作祟,王将军重伤。

评论 ( 6 )
热度 ( 65 )

© 脱敏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