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咸鱼

用心摸鱼,用脚码字

【止鼬】回礼

继鼬的生贺后的一篇文,看鼬如何回复止水的礼物呢?

止水,生日快乐。

1

宇智波佐助坐在驾驶位上凝视着不远处红绿灯上跳动的红色数字,白皙的手指敲击着方向盘的侧边,他看起来有些着急,抬腕看着一眼手表 ‘啧,要迟到了。’

一大早佐助就被来自他哥哥的电话叫醒了,电话另一端的鼬语气依旧平静,但又和平时的他有些不同。那闪避的语气似乎在告诉他,鼬有什么难言之隐。简单的定了一个时间,挂断电话一脚踹醒睡在自己一旁的鸣人,想要简单的洗漱一番便离开。谁想到鸣人却死抱着他不撒手,两个人硬是在床上又折腾了许久。眼看着就快要到约定的时间了,这红灯来得还真不是

时候。

2

当佐助看到来给自己开门的鼬是,他似乎没有什么异样。还是那个平时没有什么表情的哥哥,脸貌似圆了一点儿。进了屋子兄弟二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佐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鼬了。突然被叫过来的他脑子里能想到的只有‘止水是不是把鼬惹急了?他俩打算搞什么大事情?妈妈和爸爸出什么事了?’屋子里安静的不像话,正当佐助打算开口时一直沉默的鼬终于开了口

“和鸣人一起过得还好么”鼬摸索着自己的手机,附带着问了佐助的近况

“还不错,就是那个白痴给我找麻烦而已”想起今天早上的事,佐助便如是回答了鼬

又是一段沉默,鼬再次开口的时候佐助才意识到爱情的力量有多强大。

“你和鸣人在一起是你做饭的吧。”鼬摆弄着手里的手机,像是在翻找什么似得

“恩,那个吊车尾只会做拉面。”佐助想起他们刚一起住的时候,差不多吃了一个月的拉面,各种拉面。

“那这个你会么…..”鼬把手机递了过去,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没和佐助对视而是看着佐助身后的那瓶插花。

‘蛋糕么…’看着屏幕上的图片,佐助才意识到,最近好像该到谁的生日了。

3

炸厨房的哥哥要做饭了,是喜是悲呢?

佐助陪着鼬去了超市,家庭主夫对于买菜的量简直熟悉不过,但这对于鼬来说就不一定了。在佐助第三次告诉鼬蛋糕很简单并阻止鼬打算抱5大袋子低筋面粉回家之后,鼬终于妥协了。他看着手机上的材料单,一个个在心里默默打了勾。最后总算是满意的和佐助回家去了。

家里的厨房一直是鼬的禁地,炸厨房是小事,伤到鼬可就是大事了。这次凑巧止水公司开会,听说是被派出去出差几天,也算是有时间来让鼬好好练习一下做菜技巧。

把面粉过筛放在透明的玻璃盆里,蛋清蛋黄也细心的分开了,砂糖也准备好。鼬站立在桌子前按着手机上说的步骤一一做着,当然佐助也一直在一旁指导。终于混合了材料,鼬再次抬手看了一眼手机‘翻拌?’鼬看着搅拌方法有些疑惑。奈何弟弟这个时候去了洗手间,他也不太好跑过去问,心里想着大概就是搅拌吧。奈何手比想的做得快,已经开始在那玻璃盆里用力地搅拌起来。

回来的佐助看着哥哥的动作楞了一下,随后忍住笑说“哥,你要做发糕么….”

4

失败一次之后接下来还是蛮顺利的,烤箱‘叮’的一声,蛋糕的香甜已经蔓延在屋子里。味道吃起来还不错,只要忽略那上面炸开的裂口还有它旁边的发糕。

爱情的确是种奇妙的东西,至少厨房没有炸。

5

止水回来的时候直接倒床睡了,连续几天的工作让他疲惫不堪,特别是还要应付那些合作公司的女老板。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空荡荡的胃肠发出哀嚎,倾诉着自己的苦衷。他推开门寻找着小别许久的爱人,这个时间鼬也应该回来了。找了一圈都没见到人,最后他把目光锁定在那亮着灯的厨房‘完了,又要重新装修厨房了’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门口,扒在门口微微探出一个头看向里面。

“葱花和姜切末,撒在上面。这样子就好了吧”说着还挺直了微微弯着的腰。他拿了碗准备盛出来却被人从后面搂住

“这位大厨在背着我干什么呢?”止水看着锅子里的粥似乎懂了,但还是抑制不住自己想要逗一逗鼬“有进步,没有炸厨房”他的唇贴在鼬的侧颈,用力吻出一条微红的吻痕

粥的味道还不赖,只要是忽略掉盐放的有一点多就好。但这对于止水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鼬即是正义!

6

生日那天止水并没有意识到,还是早早出门去上班了。临别并没有送行吻,这让止水很苦恼,难道是昨晚做得太过火了?

他走后不久佐助带着鸣人,卡卡西带着带土就去了他们家。几个人就这么忙活起来了,当然主角还是鼬,所有东西都是熟能生巧的嘛。虽然带土吃了鼬做的东西之后跑了几趟厕所,但还是在卡卡西爱的目光下什么吐槽的话都没有说。歪歪扭扭的在蛋糕上挤上寿星的名字,鼬才发现,他们是因为有了彼此才无所不能。

止水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远远的看到自家的屋子是黑着灯的,这让止水感觉有点虚。按了门铃也没有往日鼬的那句“欢迎回来”。钥匙插入锁孔转动,推开门的瞬间,他被彩带喷了一脸。还在懵逼的时候却被带土拉了回来“兄弟,我们就帮你到这儿了”说着拉着卡卡西,哼着小曲儿便离开了。随后走出来的是鸣人,他搂着佐助的腰冲着止水笑着“止水哥,好好拆礼物啊我说,哎哎疼!”“就你多嘴”在他怀里的佐助掐了一把他的腰,打开那只在自己腰侧的手,拉着鸣人便要走。他好像想起来什么,又扭头看了一眼止水,别扭的说了一句“哥哥就交给你了”便也离开了。这一切弄的止水一头雾水,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进屋试图叫了几声鼬的名字却还是无人回应,只听到卧室里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他走到那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卧室,床侧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小蛋糕,而更加抢眼的还是床上被扒的什么都不剩,只有一条黑色的丝巾蔽体的鼬,手脚被绳子绑住,嘴还被胶带封着,活脱脱的一种被人拐来卖身的感觉。

他靠近床边发现蛋糕下还压着一张纸条,内容让他故意的读了出来

止水,生日快乐,礼物和蛋糕都送达了!好好享受吧

Ps:蛋糕是鼬哥亲手做的哦,我好羡慕啊我说!佐助都对我没这么好

Pps: 好好享受,别弄伤我哥。顺便生日快乐

Ppps:我会说我羡慕嫉妒么,什么时候卡卡西能有你家鼬这个觉悟该多好

Pppps:蛋糕和礼物一起食用更配哦

读完最后一句留言,鼬的脸早就红透了,他动了动裸露在空气中的双腿,丝巾便移了位置。那地方若隐若现的看上去更加勾起‘食欲’。“谢谢你,我都忘记了呢”温柔的撕掉那用来封口的胶带,他的指腹轻揉着因为拉扯而红润的嘴唇“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按照他们的建议开动了”他轻笑,随后便俯下身与鼬交融在一起。

 

 

 

的确,蛋糕和礼物一起食用别有风味。

 

 

评论(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