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咸鱼

用心摸鱼,用脚码字

【止鼬】小甜饼三十题

今天SY更新了么?

更新了!

19  停电

 

 

 

 

“嗡——”电脑的屏幕一下子黑掉了,屋子里原本开着的灯也瞬间熄灭。鼬苦恼自己没有保存文档的同时也不忘看向坐在自己不远处同样传出啧声的止水

 

“这月电费交了?”他揉了揉因为长时间盯着电脑而变得酸涩的眼睛。

 

 

 

“电费都是从卡里自动划走的啊小鼬。”他们坐得很近,即使环境黑暗也能大致看清彼此的表情。那张平日温和的脸上画满了烦躁,刚刚他一直在看秘书传过来的合同,这次合同写的看样子似乎不是太好,止水一直修修改改的挑出一些毛病,不时能听到他的叹气声。方才的断电太过突然,估计他也和自己一样,大概是白忙一场了。

 

 

 

“我出去看看,你在家里等我吧。”止水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打这光,抓起挂在门后衣钩上的一件外套和鼬打了个招呼便出了门,鼬想说的话还没来得及讲就被随之而来的关门声堵了回去。‘看来是真的有些烦躁啊。’肠鸣声似乎再提醒鼬是不是忘了什么,他抓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20:30 

 

他们两个似乎还没有吃晚饭。

 

 

 

再回来的时候,进门便被香味拍了整脸,一时间,胃部的空旷感被无限放大。止水在门口换了鞋子,外套上还带着零星的雪花,他搓着手蹭到厨房,扒在门口向里看,就像是小孩子在偷看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你回来了啊,怎么样?”鼬没有回头,他单手拿着汤勺,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照明。他舀起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过来尝尝清淡。”听到招呼,止水也不再躲藏,他凑了过去握住那只拿着汤勺的手凑近抿了一口,随后还故意地吧唧吧唧嘴“有点淡,再放点盐吧~”听到答复的鼬拿起手边的盐袋子又加了少许。

 

 

“对了小鼬,给你这些….”止水从外衣的口袋里掏出几根蜡烛,形状有大有小不是很规则,典型的要逼死强迫症的节奏,不过还好鼬并没有。“咱们这条街都停电了,也许是在维修电路…..”他摆弄着放在桌子上的蜡烛们“跑去隔壁街的商店买了点儿蜡烛,我想应该是用得到的。”

 

 

 

鼬并不想问止水为什么不在家附近的超市买,也不想问为什么他刚刚那么快的离开屋子。他只是回头看着他笑着说道“烛光晚餐么亲爱的?”这声亲爱的叫的止水楞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鼬看着他呆呆的样子自己也笑了起来,他关了火,挑了几个小一点的蜡烛塞到止水手里“那就麻烦这位先生去布置一下餐桌了。”伸手点了一下眼前那人被外面的冷空气冻红了的鼻尖,鼬便自顾自地开始盛菜。

 

 

 

这顿‘烛光晚餐’并不是很丰盛,只是很平凡的家庭料理。止水端起手边的汤碗喝了一口,柔柔的烛光照亮了原本黑暗的餐桌,鼬坐在他对面安静的吃着饭,他们之间只隔着零零散散的几个蜡烛和几盘菜。“心情好点了?”鼬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止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支支吾吾的,又喝了一口汤。鼬看着他的反应心底叹了口气“那个秘书就炒了吧,看你的忍耐快到极限了”他说着还夹了一口沙拉。那个小秘书,工作的确是认真,但奈何年龄太小了,做事总是马马虎虎的。止水也是心疼年轻人,但这次实在是错的太多了。

 

 

 

他们简单的解决填饱了肚子,停电的原因让两个人无所事事,他们只能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靠在一起对着天花板放空大脑,这种情况已经太过少有。接下来的几天止水打算签了这个合同之后开个年终总结会,鼬学校那边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孩子们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寒假躁动着,实验班的学生自然也不例外,鼬这几天明显的感觉到了班里那种浮躁的气氛。

 

 

 

实在是太无聊了,鼬用手指绕着止水脑袋上的卷发“咱们要不要出去走走?外面还在下雪么?”止水抓住那只捣乱的手握在手心里“下呢,有点冷,不过雪不大,出去的话,小鼬你要多穿点才行。”想想自己刚刚出去之后被冻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监督鼬多套上几件衣服。

鼬被止水裹得圆圆的,他们才打开门就有雪花被风吹过来,落在鼬深色的围巾边沿,他伸手扒下那围巾,呼了一口气,白雾慢慢化开最后消失不见。“小鼬戴帽子啊…不然….”止水的话还没说完,他看见鼬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戴了,鼬站在雪地里,深色的衣服于纯白的背景下显得万分明显。‘他怎么还是那么瘦呢’止水想着。

 

 

 

雪比之前大了不少,才出来不久两个人头顶上已经被雪花覆盖住了一小片。“小鼬看上去头发白了呢。”止水把鼬有些冷的手握在手里,然后一并揣进自己的兜口。“你也是,一起白了头发啊…”

 

 

 

 

路灯猛地亮了起来,照亮了在下面拥抱在一起的两位‘白发人’。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