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咸鱼

用心摸鱼,用脚码字

【宇智波五件套】孩子考试老不好,家长签字爽快的吓人,这背后另有什么隐情?

之前微博上看到个话题说如果自己站的cp的孩子考试不及格找谁签字。

自己没事儿写写

善意的OOC预警









鸣佐的场所


鸣人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那张写着50分的试卷,又看了一眼自己对面带着打包好的一乐拉面回来的面码。


“味增拉面,多加了鱼板呢!”


“你这是想贿赂你爸么我说?”他摸着下巴看着那对面满脸堆笑地把拉面推到他面前。


“爸啊,不是贿赂你。你难道想看你可爱的儿子被月读么?你一定不忍心对吧,就签一个名字就行,和谐你我他。”面码把早就想好的台词顺顺当当地说了出来,顺手把笔也准备好。


“你怎么说也是我和佐助的儿子啊,你这成绩有必要让佐助知道啊。”鸣人故意摆出一张愁苦的脸“瞒着佐助不太好吧我说….”他看着卷子又看了一眼面码,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你这成绩必须告诉他,他也是你爸啊。”


“不签我就晚上去捣乱。”面码一脸委屈的嘀咕了一句。


“你说吧,签哪儿!”


 

 




止鼬的场所

 

 

“止水爸爸….”小女儿拉着自己的手,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情似得。这幅样子对于无条件宠孩子的止水来说简直杀伤力Max。他微微弯下身子与孩子平视,他看向那双被泪水覆盖住的眼睛,一时间心里只划过那么几个字‘她让我干嘛我干嘛!’


“小团子怎么了?这是在学校受欺负了么?快告诉爸爸啊….”看着女儿眼泪吧嗒吧嗒的向下掉,心里是又心疼又着急。


“爸爸…..我,我考砸了…没及格…老师让家长签字,我不敢找鼬爸爸…...”小团子捏着握在手里的成绩单,小脸憋得通红。


得知原来是因为这件事的止水在心底松了一口气,他伸手抹去女儿脸上的眼泪。‘这孩子的学习倒是一直都是鼬在看着,虽然鼬平时严厉了一点,但估计看到这样的女儿估计也心软了吧。’止水心里想着却又不想破坏鼬在小团子心里书里的那种严肃的形象。“能告诉爸爸是因为什么么?”


“我考试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昨天晚上..起来去厕所回来就一直好吵…..爸爸你和鼬爸爸吵架了么…..鼬爸爸昨天都哭了吧……”小团子低着的头猛地抬起来,他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止水。


止水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咳…没有没有,来把笔给爸爸,爸爸给你签字。”

 


晚上

“小鼬我们或许该换一套门了…..”


“嗯?它不是挺好?怎么了么?”鼬有些疑惑,他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隔音不好。”


“…..”

 

 




带卡的场所

 

 

自家孩子略带懒散地站在自己面前,卡卡西叹了口气“所以你就是因为迟到,老师没让你进去考试?还要请我过去?”


“恩,我要进去的时候老师和我说:迟到15分钟不得进入考场”鹿毬细着嗓子学着女老师的话,脸上则是写着大写的嫌弃。


“你没和老师解释解释?”卡卡西有些头疼,想想自家儿子的班主任那张以一敌千的嘴,卡卡西的脑子就嗡嗡作响。


“解释了啊。”


“怎么说的,说说看?”


“‘老师啊,我和我父亲去找我那个时不时就报社的老爸回家来着,没想到就迟到了,您通融通融?’我就这么说的,结果不但没进去我们班主任还要叫您过去一趟….哎,爸,别忘了签字。”


卡卡西一时语塞,他家儿子怎么就遗传了那个贤二的耿直了呢???


 

 

 

柱斑的场所

 

 

 


今天的初代目大人依旧消沉。这还要从他家儿子考试不及格说起。


树桦在他面前正正地跪坐着,身边还坐着扉间家的儿子树熙。放在矮脚桌上的两张0分的卷子有种说不出的扎眼,柱间看了两眼卷子又看了两眼面前的两个孩子,心里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拿起一旁的笔,豪迈的在两张卷子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把卷子还给两个孩子


“拿好拿好,别让斑斑看见!树桦啊,你没告诉斑斑我去那什么的事吧?你看见你爸了吗?”柱间问着自己儿子,他一下午没看见斑,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父亲他去我们班主任那里讨论关于孩子教育的问题去了。老师点名要找父亲,说是要讨论一下关于从小就去赌场将来的危害…..”树桦一本正经,他看着爸爸额前的两根须须一下子搭愣了下来“爸…..自求多福……”

 

 


隔天的宇智波大宅便传来柱间的尖叫声



“什么????斑斑又离家出走了?????他还给我留了字条???快拿过来!!”


佣人赶忙把斑揉的皱巴巴的那张纸递了上去


【呵,敢带儿子去赌场?你和赌场过下辈子去吧!】

 

 




扉泉的场所

 

 

扉间看着那张签着自己大哥名字的0分试卷,又看向正在吹口哨的儿子“千手树熙,你不解释一下么?”他努力克制着自己心底的怒火,顺便还盘算着怎么治治自己的大哥。


“没去考试,不是0分就怪了”那张长有酷似泉奈的脸的孩子也很好的继承了泉奈的嘴上功夫,说出来的话句句戳人爆炸点。


千手扉间的眉毛抽了抽,刚要起身教训一下眼前这个毛小子泉奈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考试真是多余,会了不就行了。儿子别怕,爸罩着你。”说着还瞥了一眼正在蓄力的扉间。


“父亲说的是,那种形式太多余了!”


“我和你说,我原来都逃,我都用…..”


“…..”

 

就这么一大一小讨论起‘逃考试三十六计’,一旁的扉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小的还没说完,大的也来掺和了,没辙啊没辙。





评论(17)

热度(450)

  1. 我儿子怕是个傻子椒盐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