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咸鱼

用心摸鱼,用脚码字

洒土洒土..段子

做不到不摸鱼啊,不摸鱼的日子好难过。

@JDS-叔 的点梗...短小无比

设计师x程序员

“啊...小鼬你的设计稿已经画好了么?”止水带着那副陪伴了他多年的黑框眼镜,手指仍旧在键盘上飞舞着。

好烦啊,明天就要上架的东西结果大晚上公司的管理人员却给他打起了连环电话,说是网页出了大问题,让他在0点前把问题搞定确保能够按时上架。止水收到命令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看来今晚和小鼬没办法出去了。

坐在他不远处的鼬抱着画板,手上的笔一颗没有停过,铅笔摩擦纸面发出稀疏的声响。原本散着的长发被利落的盘在脑后“还没,不过没思路了,换换脑子。”他捏起被自己揉的不成样子的可塑橡皮小心的擦拭着画纸。

止水闻言也专心的工作起来,鼬在画什么他心里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既然这让,那就要配合自己的爱人才对嘛。对话中止了,诺大的屋子里被被指尖敲打键盘的声音和笔尖划过纸张的声响填充的满满当当的。

意料之中,临近午夜止水总算是解决了那个“大问题”,他摘掉了那副眼镜,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活动着已经僵硬的脖颈。他看向那不远处坐着的人,啊,睡着了呢。

画板随意的放在方桌上,那起初盘的规矩的发也变得有着松散,有几根像是摆脱了束缚,垂在那露在外面的脖子上,他撑着脑袋,那双眸子微闭着,纤长的睫毛时而抖动两下像是解释着他只是在打个盹并没有睡熟。

止水小心翼翼的挪到鼬的旁边,他蹲在地上仰视着那睡着的人‘啊..怎么看都好看啊,小鼬睫毛好长’他想着,起身准备把鼬抱到床上。那画板劫走了他的注意力,速写,画的依然是刚刚赶工作的他了,这是第几张了呢?69?70?他似乎已经数不清了。他弯下腰一把把那人抱起,“好瘦,明明想努力的把你喂胖的。”他嘀咕着,怀里的人哼了几声,蹭着他的衣服用力向下坠了坠。“哎...”止水微微叹了口气,把他抱回床上。

“小鼬,明天要把稿子画完啊,不然又要改行程了——”

“陪我一起,不然不画。”

“好好好...陪你,一直陪着....”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