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咸鱼

用心摸鱼,用脚码字

【止鼬】小甜饼三十题

新年快乐!
新年到,填坑时。【别信】
撒土撒土!

22 某个夜晚

12月31日

已经是晚间11点了,止水和鼬两个人意外地还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大眼。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零星地飘起了雪花,止水凑到窗户边看了看,呼了口气在玻璃上写了个“itachi”之后又迅速地跑回了暖和的被炉里。可能是冲的太猛,他一个没刹住撞到了鼬身上。鼬手里的橘子一个没拿稳就从手里逃了出来。他倒也没有抱怨什么,只是把那个逃犯抓回来,剥好后又给自己身边这个被冷气逼回来的逃犯嘴里塞了一瓣橘肉。他看着眼前人的五官皱在一起不禁有些想笑,自己吃了一瓣后愉快的把剩下的强行塞到止水嘴里。秉承着"恋人喂的东西,中毒也要吃下去"原则的止水还是挂着幸福的微笑一口一口吃掉了那酸倒牙的东西。

可能是坐累了,鼬索性一歪靠在止水身上,电视里播着跨年晚会,不知道是哪个组合的小姐姐们正在唱着歌。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他也觉得自知没有什么必要去看,放在平时他可能早就和止水一个抱着电脑一个抱着教案默契的工作起来。但在这一晚,他们都放下了那该死的工作,做在一起看着没什么意义的电视节目。本以为会有午夜党的肥皂剧,按了一圈之后却发现每个台都是那么一致。买回来的橘子已经快要见底了,止水的头顶顶着一个鼬自认为剥的无比完整的橘子皮,看上去无比滑稽。他们这次买的橘子都酸的出奇,但鼬没这么觉得,可能是吃到酸的就被止水抢走的缘故。

“小鼬……”

“嗯?怎么了么。”鼬靠在止水怀里,低头回掉了远在中国的弟弟发来的消息。

“我觉得咱们可能应该玩点什么,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到新的一年了啊。”止水低下头吻着鼬的发顶。
“拒绝成人游戏。”鼬说道。

止水尴尬的笑了笑,他可没有那个意思,好吧,他承认有一点点。“虽然有些老套,但这一年都要结束了,鼬难道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么?”

“又不是第一年在一起,我想说什么你一定都知道的。”
止水突然一瞬间感受到自己的爱人噎人技能点满有多可怕,鼬说的的确没错。他们默契到平时工作,止水需要什么鼬就可以立刻递到手边的地步。早就超越语言,达到灵魂上的绑定。他们平时不是很秀恩爱(自认为),但是总有一些细节在想周围人宣告着,"这人是我的,你们就羡慕吧。"平时这一点是止水最为骄傲的,但现在止水却无比想看鼬不知所措的样子。

啊,原来那个一逗就脸红,床上害羞到不行的小鼬到哪里去了?

他正在心底抱怨,却还是不想放弃。“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么?我很想听你说啊……”

带着撒娇的语气,鼬抬头对上了那双同样充满期待的眸子。他挪了挪身子坐直,捧着止水的脸说到。

“宇智波止水先生,既然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那张帅气的脸被挤到一起,嘴巴微微嘟着。“夸你的话就不说了,来说说你的不足之处。不要那么宠我啊,我的同事都在抱怨了,你知道我被对面的女同事用嫉妒的眼光看着多难受么,每次你来接我她比我还激动。年底你喂我东西太多了,学生都和我说我肉眼可见的变胖了。晚上不要趁我睡着之后又爬起来工作,别当我不知道。还有啊,就是,以后你来买橘子,我知道这个我调的八成都是酸的。”

一口气说完这些,鼬松开止水,把在一旁响了半天的手机拿过来摁了挂断。这大概还是他第一次挂断弟弟的电话,已经快要零点了,估计是想一起跨年的。

他正踌躇要不要打回去,却猛然被人拉回怀里,还很不幸的撞到了鼻子。“那换我来说啊。小鼬我也要抱怨了啊,不要那么拼命工作啊,我其实是可以养你的啊。不要那么贤惠?我的下属们每次看到我接你的电话都在一边起哄呢,吵着嚷着要你的联系方式说要给你告我的状。我喂你那么多你还是那么轻,我能怎么办嘛。而且,就算你再怎么优秀也不能乱来啊,工作第二身体第一!”

“半夜爬起来工作的人可没有资格说我哦。”鼬反手捂住那张嘴巴。

电视里的演员们慢慢的会聚到舞台上,离这一年结束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了。他们都挥着手,台下的应援棒也起起的挥舞着。

“大家一起来倒数吧!10!9!……”主持人说着,台下的人们也迎合着。

“你说橘子很酸?”

"6!5!……"

“是啊别以为我不知道。”

"3!……"

突然被眼上这个人吻住已经不是第一次,鼬也不做什么抵抗顺从的松开牙光放那舌头进来作乱。

"2!1!0!!咚咚咚……新年的钟声已经响起了,在场的大家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新年快乐!!!"主持人说着早就准备好的台词,台上台下热闹的不像话。外面的天空中绽开不少绚丽的烟花,迎合着不大的雪更加美丽。

这吻并没有持续太久,以至于止水松开鼬的时候鼬还有些留恋。“橘子很甜,新年快乐鼬……或许新的一年我也改不了你说的那些毛病哦,多担待啦!”

“哼……”带着鼻音的轻哼,鼬搂着止水的脖子。“你不改我也不改咯,反正你都已经习惯了,那么多年了。”

“是呢...现在的你就已经很优秀的了。”满是溺宠,他们在一起十余年却还像刚开始热恋的小情侣。别人羡慕的不得了,而他们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新年快乐,止水。”

手机总是响的无比不是时候,鼬正打算看是谁这么不会找时间,却发现是弟弟发来的语音。

“哥哥,你那边已经到了新年了吧,新年快乐啊……白痴你不要挠我啊!我在给我哥发语音啊!!”

“是么??鼬哥止水哥新年快乐哦我说!!”

“你不要闹了,我重新录好了,喂你别动啊!别发出。”

语音结束了,隔着手机都能知道佐助在那边过的有多好,鼬叹口气把手机放在一旁看向止水。

“小鼬,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

“我在一年的结束吻了你,新年的开始还在吻你,这个吻算不算持续了一年呢?”止水摆出思考状。

“可能算……吧。”

地面上已经被白雪覆盖,新的一年他们或许还会遇到什么不尽人意的事情,但鼬想,他和止水或许早就习惯了生活中的小波折。共同经历困难,心才会靠的那样近吧,难道不是么。

最后一个橘子也被剥来了,吃了一瓣的止水大叫到“哎呀,这个好甜的!你也尝尝啊鼬。”

喂到嘴边的橘子鼬无比自然的吃到嘴里,他似乎已经做好了被捉弄的准备,却并没有尝到意料之中的酸。

“甜吧!”

“甜……”

这或许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
还有8题就要完结啦,倒计时吧w
新年快乐咯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