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咸鱼

用心摸鱼,用脚码字

【止鼬】关于梦和自然醒

新年快乐啊各位。
最近脑洞都很清奇,而且我大概是废了吧……
都是小段子,撒撒土,安慰自己在填坑。

耳边哇哇的婴儿啼哭声扰了鼬的清梦,他缓缓睁开眼睛,四周看上去并不像自己家,鼻腔里甚至还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下意识的呼唤着止水的名字便立刻得到了回应。

“辛苦你了小鼬!感觉好点了么?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疼不疼?”面前的止水连珠炮一般询问着鼬的感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鼬懵懵的。没有痛感,身体也没什么问题。正想回答却又听到婴儿的哭声,鼬侧头看向一旁的婴儿床,透过栏杆的缝隙看到一个皱巴巴的小脑袋,许是哭的太急了,皮肤已经微微发红。

止水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好,只能走过去逗逗那个小婴儿,一脸着急。鼬看着他吃瘪的脸有点想笑,却还是凭着自己的好奇心问道“这是谁家孩子?”

“嗯?小鼬这是咱们的孩子啊?”止水一脸吃惊和疑惑“可能是饿了吧,医生说你已经可以喂奶了。而且建议先吃母乳,对孩子好。那就要靠小鼬了啊。”

到那咿咿呀呀的小嘴靠近自己胸部的时候,鼬听到了他三观崩塌的声音。

然后呢?

然后鼬就被吓醒了,新年的一缕阳光斜映在墙壁上,给白墙镀上一条金色。他深呼吸,想让自己从梦中的景象摆脱出来,一旁的止水睡得正香,好不容易的假期两个人自然都是关了闹铃打算自然醒的了。鼬看着他,又想起小婴儿让自己喂奶的样子,再加上自己腰部的酸痛,他还是轻踹了止水一脚。

这一脚并不重,但足够叫醒止水。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坐着一个人,眼睛调整焦距便看到表情不知道怎么形容的鼬。

“唔……小鼬早上好啊,怎么了么?”听的出止水还没有睡醒,昨晚闹得也比较晚,累是自然的了。

“以后不许在里面。”说完脸上还忽的红了。“以后外射,继续睡吧。”说完还拉上被子重新躺好闭上了眼睛。

“啊??”止水对于鼬说的话摸不到头脑,难道昨天弄疼他了?还是觉得没清理干净?不可能啊……一时间刚刚清醒的脑袋里冒出来不少奇怪的想法。想要问问自己的枕边人,奈何那人又已经睡过去,自己也不好打扰他。最后还是只能自己一个人纠结着。

好了,新年的第一天,两个人都没能如愿的自然醒啊。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