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咸鱼

用心摸鱼,用脚码字

【扉泉】半岛


此为之前泉奈合志《star》的内容,感谢大家的购买。


高亮!

含有大量斑泉兄弟向

含有大量斑泉兄弟向

含有大量斑泉兄弟向

 



就在最近,宇智波泉奈找到了一个能和他时不时斗斗嘴来解忧的人。


扔在榻榻米上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泉奈抛开困扰自己许久的练习题从桌子前划着滚轮椅子移动过去。末了还是为了捡起手机险些摔了一跤。

 


扉间 13:25:36

实验失败了

或许我真的应该听我导师的话

 


盘起腿坐在椅子上,泉奈噘着嘴,手指摁在屏幕上回复。

 


哥哥最好 13:26:01

所以说放弃吧白毛,你也许真的可以去试试当老师。

 


他又想起自己化学老师被捉弄,假发落地后那泛着油光的头顶,接着又发了一句。

 


哥哥最好 13:26:58

以后我要是见到你,你会不会已经秃顶了?

 



实际上泉奈应该叫一声扉间“哥哥”的,作为高考在即的高中生,泉奈算是不用担心自己会考不上大学的那一类。他很聪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身上带着一种“我是宇智波”的buff,学得快,记得牢。家长口中的好孩子,老师眼里的好学生,还有不能少的就是哥哥眼里永远长不大的弟弟。



而扉间,据泉奈所知他已经是个研究生,每天跟着导师做做实验,写写总结。但最近似乎卡在某个地方了,收到的全都是实验失败的消息。一直执着于自己思想观点的扉间自然是逃不过被泉奈嘲笑古板的了。



宇智波斑轻叩了几下门,便推门而入,手里还端着刚刚切好的西瓜和泉奈最爱吃的青团。他看到弟弟缩在椅子上抱着手机,脑海里回想起父亲和他提到泉奈是不是有恋爱对象的问题,心底不禁生出一丝疑惑。



“做题的时候就不要玩手机了,父亲知道了又要唠叨你了。”临关门,斑还特意地提醒着弟弟不要玩物丧志。



“哥哥一定不会给我告状的!对了哥哥,我有个问题。”



门板还没完全合上便又被推开:“你说吧,遇到难题了?”



这家里的相处方式很奇怪,弟弟有问题问哥哥,哥哥有心事自己憋着,父母呢,就只是督促而已。



“这座岛的另一端是什么样子呢?”



宇智波斑在这一瞬间突然产生了一种名为“弟弟长大了,可能要飞走了”的恐惧。

 



七月初,今年夏天比以往都要热。度过了那人生的转折点,泉奈仰头躺在床上,嘴里的冰棒一翘一翘的,挂在窗户口的风铃被夏日颇为粘稠的风吹得叮叮当当响了几声。明明昨天刚刚下过雨,但太阳似乎并不想让他们多一些时间享受这种片刻的清凉。



用来降温的水珠被蒸干,最后反倒是让人觉得更加热了起来。冰棒起初还溢着白雾到现在却也受不住着恼人的温度开始往下滴着水珠。额前的碎发被主人用皮筋随意梳了起来,没有想象中那种精神的朝天揪的感觉,大概也是抵不住糟糕的天气,蔫蔫地搭愣着。



节省主义的他最终还是抵不住这磨人的酷暑,赤着脚下床关掉了向屋子里不断注入高温气体的窗子,从储物室里拉出空调扇,未被使用的电器早就被灰尘光顾了。嗡嗡作响着,像是倾尽全力去工作的样子。



也许真的是太久没被用过,空气中竟然带着些许的霉味,呛得他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但他还是忍着不适选择让那台机器继续工作,至少他为这个空间降了几度。



打工回来的斑例行去弟弟的房间打招呼,推门后斑被扑面而来的的霉味呛得咳嗽了几下。泉奈并没有被哥哥的突然闯入而吓到,反而是被刺耳的咳嗽声吓了一跳,嘴里的冰棒险些掉在地上。虽说有些狼狈地稳住了,但化掉的液体还是在不经意间滴落在地板上,留下一小片水渍,脚踩在上面便是让人讨厌的黏着感。



“好久不用了要洗一下换风扇才行啊。”径直走向被关得严实的窗户,斑伸手推开了那通往外界燥热环境的通道。



“哥哥总是说我,自己这么热的天还出去打工呢,生活费余裕那么多,不要这么拼命啊。”泉奈噘着嘴。父亲和母亲常年不在家,在镇子里宇智波也算是一个大家族了,人才辈出的家族自然是资金上富裕的。



“那也不能都靠着家里,以后都要靠自己的。”斑倒也没发脾气,他把憋在屋子里的弟弟从屋子里拉到客厅,自己走到厨房去切买回来的冰镇西瓜。即使再热,那头微炸的长发也依旧精神。可对于长发的兄弟俩来说,这天气他们要比别人热上更多倍。



凝视着手里那根写着‘再来一根’的幸运棒,递过来的西瓜拉回了泉奈放空的神经。




这个季节的西瓜最为好吃,咬上一口,微凉的汁液蔓延在口腔各处,不但解暑,那入心的甜也让他决定伸手再拿一块。不知道是西瓜的作用还是那正拼命工作的空调的功劳,他总算是觉得这个世界可以让人活下来了。斑抬手擦去顺着下巴正要滴下来的西瓜汁,他的额头上还有一些细密的汗珠。



抓过纸巾盒,擦干净手。泉奈突然窜到斑的身旁,吓得后者抬着西瓜的手一抖,“哥哥我看你太热了,我和你说啊头发梳起来真的超管用,我帮你梳啊。”


完全是陈述句,没有给他留出一点拒绝的权利,泉奈就已经伸手开始工作起来。而斑呢,他早就习惯弟弟不时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任他去吧。



不过事实证明,泉奈的做法的确有效。长时间被头发保护着的脖颈要比周围的皮肤白不少,也是因为突然接受低了不少的温度,脖子上的绒毛一下子都战栗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超有用?”带着半分炫耀,又有几分期待,泉奈侧着头等待着哥哥的回答。


斑被他这举动逗笑了,抬手拍了拍弟弟的脑袋头说:“很有用,一下子就凉快了。”


“啊啊啊,哥哥手上都是西瓜汁,我要去洗头发了!”

 



不得不承认大自然无比神奇,比如泉奈这里下着雨而扉间那边却晴空万里。


很快就要到出成绩的日子了,屋外连绵的雨让泉奈很是心烦。他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实力,却还是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已经淅淅沥沥下了一天的雨思考着什么。


第一志愿是在岛另一边的大学,剩下的几乎都是镇子附近有些名气的大学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那边的景色无比憧憬,但心底又总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不能离开这里,不能离开哥哥。”


出门买菜回来的斑把还在滴水的伞立在门口,雨比想象中的大,他裤管的底部已经被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泉奈正无所事事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有些呆滞的盯着电视,无聊的明星访谈似乎无法吸引这个男孩子的注意力。


“中午吃炖菜,想吃鱼么?”已经在厨房里的斑围上已经洗得有些褪色的围裙,站在水池边看向那里正活分地游着的一条海鱼。


“都好,哥哥决定吧。”泉奈总算回过神,糊弄地回道。


窗外的雨还在下,打开窗子它们便会闯进来,泄愤似得砸在人的脸上。


餐桌上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可讲,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安静。昨晚父亲田岛打电话回来报了平安后大致了解了一下泉奈的情况。听说小儿子有意去另一半岛上学,田岛倒也没表现出为难,只是嘱咐儿子到时候提醒自己联系在那边的朋友,泉奈到了之后还有些照应。他又问了斑的近况,似乎是有意想把斑接过去在公司培养历练。斑拒绝了父亲的好意,弟弟那边还没有完全定下来,他还是决定迟一些再过去。


“哥……”


“嗯?”正在挑鱼刺的斑把目光移向泉奈。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需要哥哥了,不再粘着你了,你会不会认为我很过分?”他没有抬头,黝黑的眸子盯着瓷碗里的白饭嘟囔道。


“呼……泉奈,抬头看着我。”长出一口气,斑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泉奈,我是你的哥哥啊。难道不想看到你独立么?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你都要独自走向社会的,做哥哥的我虽然舍不得但如果你要出去闯,我也不会拦着你。别为自己的选择自责了,既然那么选择了,至少做出一个让我不会担心你的样子出来。”说完这番话的斑又做了一个深呼吸,不等回答,他又拿起筷子专心地挑鱼刺。


而泉奈还是没有回话,但这寂静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


“哥,我还有话说。”


“说吧。”


“鱼太咸了。”


两个人抬起头来对视一眼,双双笑了出来。

 



泉奈如期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没有出任何意外,的确是岛另一边的大学。喜讯被以简讯的方式传到了两兄弟父母的手里,回信虽然只有恭喜二字,但这对泉奈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八月的沿海镇子是什么样的?闷热、潮湿。泥泞的空气像是刚被融化的玻璃,衣服黏糊糊的贴在人们的身上。沙滩早就变成了一个人间蒸笼,细看上去能透过被热量蒸腾空气扭曲了边缘线条的大海。谁会在这个时候接近这里,那一定是不要命了吧?


此时的泉奈正窝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东西,刘海长了不少,还是老办法梳成了一小束,不过这次是立起来的,精神不少。空调扇被斑清理过后,再次使用的时候也没有让人难受的霉味。泉奈蹲在地上,低头在桌子下的储物箱里翻找着。


“哪里去了?我记得是在这里的啊……”翻来找去也没有见到踪影,泉奈正为难的时候,忽的眼前一亮,“找到你了。哎呦!”


太过兴奋的他一下子磕在桌檐上,捂着后脑勺的泉奈盘腿坐在地板上看着手里被压得变形的小盒子。这是他和斑在小时候写的时间胶囊,本应该埋在地下却因为沿海害怕烂掉,最终他们决定放在家里的角落里,就当做是埋起来了。几次扫除,这盒子最后定居在了泉奈那不起眼的储物箱的最底层。叠的规整的纸片被打开来,虽说这东西应该等斑回来一起看,但泉奈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了。

 


“你好长大的宇智波泉奈,看到这个的时候你也许已经上大学了哦。这个是和哥哥一起的秘密你还记得么?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有哥哥陪着自己呢?是不是已经和哥哥分开睡了呢?还能吃到哥哥做的青团么?是不是被我这一大堆问题问晕了?哈哈,没准现在的你会羡慕我,我可是要和哥哥一起去海滩上玩了呢,我可要提醒你,斑哥哥是你最最重要的人!他是泉奈最喜欢的哥哥哦!”



蹩脚的字迹写满了一张纸,歪歪扭扭的字,还有那幼稚的语气,泉奈有一刹那不想承认这出自自己笔下。但这都是真的,包括他对自己哥哥的喜欢,时间告诉他那不过兄弟之间的亲情罢了。斑的那份还在盒子里,泉奈思考片刻还是没有去打开它。



太阳归于海岸线,海滩上的人总算是渐渐多了起来。泉奈穿着人字拖踩在还残留着白天被太阳炙烤过后热度的沙子上,和他并排的斑头发简单的梳了一个低马尾,兄弟两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不时和遇到的邻居打个招呼。不少人在软乎乎的沙子上支起了烤肉架子,孩子们在周围乱跑,也有不慎摔倒的,但没有发出让人心烦的哭声,只是站起来拍拍黏在腿上的沙土便又绽开笑容继续跑闹,这个平凡无奇的小岛上满是一副热闹的样子。



“你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总是跑来跑去的,还因为突然不见被父亲打过。”沉默许久的斑开了口,他扶起一个摔倒的孩子后,扭头和泉奈说到。那孩子十分有礼貌地道了谢,很快又忘却疼痛跑走,“你真的长大了泉奈。”


“哥哥舍不得我么?”


“嗯……但也为你骄傲,你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斑点了一支烟,他很少会在泉奈面前抽烟。作为哥哥的他一直克制自己,想给泉奈树立一个好形象。


徐徐的烟气被海风吹散了,泉奈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斑。或许他的选择是错的,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有一个人似乎已经踏过自己那道防线,即使嘴上对那人满是刺耳的嘲讽,心底却不同。



当月亮完全代替太阳照亮这个镇子时,庆祝典礼算是开始了。



“祝贺我们镇子上的这一届学子们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同时还要祝贺宇智波家的小儿子考上了咱们这座岛上最有名的大学啊,为咱们争光了!”镇长挺着他的啤酒肚背完了早就准备好的祝贺词,看着那泛着油光的额头依旧让人难受。站在远处的泉奈和周围的人道完谢,实在忍不住对着哥哥做了一个鬼脸,很成功的得到了斑少有的一个释然的笑来回应自己。



这个庆祝会其实也算是一个送别晚会,田岛前不久就打电话过来告诉斑一切已经安排好了。岛的另一边气候与这里不太一样,按田岛话里的意思,他更希望泉奈早点过去适应一下。自然,这想法斑也在第一时间告诉了泉奈,经过那次餐桌交心,泉奈倒是直白地表示自己想去。



镇子上居酒屋的老板这次也是大出血了,他家的儿子考上了镇子上的大学,做父亲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去了。


免费提供酒水,也许在之后的几天菜价又要上涨了吧。泉奈想着。随后他被突然贴在自己脸上的易拉罐吓了一跳,嘴里还漏出了小声的轻呼。正想看看是谁却迎上了山智也像是被吓到的表情,最害怕的就是空气突然安静吧。山智咽了一口口水,晃了晃手里的冰镇啤酒说道:“要不要来一瓶?”



说实话,泉奈之前是偷偷喝过酒的,只不过他不太喜欢那种口感。起初的怒气似乎被这酒压了下去,毕竟喝了人家的东西,哪里还有对人家发脾气的道理呢?


“感觉你真的很厉害。”


“……”泉奈沉默着等着他的下文。


“这届好像只有你一个人离开这里了。”一旁的寸头少年仰头喝了一口手里的啤酒,“我也很好奇,这座岛的另一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说起来你当时是抱着什么心态去写的啊?”


“试试看而已。”


“厉害啊,我还以为你喜欢的人在那边。”


“也算是有想见的人在。”


“哎?”

 


隔天,泉奈踏上了去往那一半岛的火车。临走前,斑塞给他那张曾经写的时间胶囊又嘱咐几句话,列车车头的烟囱冒出了白色的蒸汽,伴随着鸣笛声,他和斑说了这次送行中最后一句再见。

 


扉间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真的能见到这个名叫宇智波泉奈的男孩子,被门卫打电话以“有个男孩儿要见你的。”的理由叫出试验室的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脱掉自己的白大褂。快步跑到门口,却看到一个陌生人,他一时间有一种这要是个玩笑他现在就扭头回去的想法。男孩顶着一头微炸的长发,过长的部分被主人用发绳束好,安分的垂在身后。转过身来,的确是个秀气的孩子,那双墨色的眼睛里满是对未知事物的好奇。



“千手扉间?”


对方先开了口,他也不好扭头走人,“恩,你是?”



“宇智波泉奈,没给你看过照片认不出来也不稀奇。蛮厉害的啊,现在看你头顶的头发还算浓密呢。”泉奈的手摩擦着下巴,歪着脑袋观察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果然搞科研的人就是会邋里邋遢的,或许你真的应该试试去当老师?”



可能真的是被实验折磨到脑缺氧了,又或者是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扉间一时间有些懵。


“所以你来到这边的来和我说这些的?”



“啊,忘记和你说了,接下来都要在你这所大学学习了,扉间学长。”

 



相互吸引,却分于两端。我们知道早晚都会相遇,成为朋友亦或是其他。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