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咸鱼

用心摸鱼,用脚码字

【欧相】花开


花吐症pa
私设相泽可以短暂消除八木的个性

“咳咳…咳…”干咳了几声却依旧无法缓解咽喉中的异物感,甚至那感觉变得更强了,像是要破土而出似得。八木俊典忍住身体反射性想要呕吐的冲动锤击着自己的胸骨,他又开始咳嗽了,伴随着柔软的东西从自己的嘴里咳出来,那异物感总算是消失了些。他定了定神从洗手池里捡起让他难受的罪魁祸首,是一片柔软的,仿佛刚刚被人采下来的花瓣。

心大如八木,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什么时候误食了花所导致的,又或者是某些敌人的‘个性’带来的后遗症。他没有在意,按着他平日里制定的计划生活着。还是每天早上都会因为对抗敌人而迟到,依旧是最后要在休息室里休息片刻才能给学生们上课,他还会拿着自己的便当盒去找相泽消太一起到天台上吃午饭,虽然这项活动几乎是一个生拉硬拽,另一个强制拖行,当双方似乎都对于这乐此不疲。这种看似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日子还是被打破了。

“恢复女郎,我这到底是怎么了…咳咳…”这似乎听上去像是很普通的问询,只要忽视八木呛咳出来的花瓣,一切都是那么正常。他低头看着座位边四散的白色花瓣们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像是吃错东西那么简单。

恢复女郎也被难到了,思考片刻,她像是被什么东西敲醒一样。小女人跳下椅子走到治疗室的里间翻找着什么。八木俊典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心想着自己难道是得了什么绝症了么?

她终于找出一本已经被尘土寄居了许久的书,吹了吹书本上的浮土成功的呛到了两个人。一下子屋子里的花瓣又多了。

被翻开的书页已经泛黄,边角也向内皱缩。八木俊典凑过去看,读出上面的微微模糊的文字

“花吐症。啊…要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才可以好么?不然会死?”

“所以,欧鲁迈特先生,您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呢?”恢复女郎说道“那花是玛格丽特啊,期待的爱。真不知道是谁家小姑娘啊。”

他开始沉思,他喜欢的人会喜欢他么?他并不畏惧死亡,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接班人,即使那孩子还没能成长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英雄,但八木能看到绿谷出久身上的可能性。用忙碌的生活充实自己的大脑,让自己不去思考他对相泽消太的感情。这种违背世俗的爱意是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的。他深知这一点,与其给对方带来困惑不如自己一个人锁在心里。

恢复女郎看着他沉思的样子似乎猜到了什么“欧鲁迈特先生不去尝试的话也许会后悔的,毕竟这关乎性命呀。”

拜托恢复女郎替自己保密了得病的事并答应会常来咨询情况,八木俊典关上了治疗室的门,他伸了个懒腰,听到自己咯吱作响的骨头摩擦声他意识到,现在还活着似乎也不错。

日子照常过着,中午也不再需要他的软磨硬泡,相泽消太似乎也渐渐习惯中午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日子。他会在临近午饭的时间收拾好东西等着那个“乐天派”来找自己,一起去阳光晃眼的阳台,不时闲聊几句。还是托八木的福,他总算是有了点按时吃饭的兆头,至少午饭是这样。

“相泽君,一起去吃饭吧!咳咳咳…”像是被撒了气的气球,男人急促的咳嗽更像被人靠外力向外抽气。拿着便当的手险些松开,还好忍耐住了。

“嗯,走吧”他起身跟在八木的身后,瞥向地面上的小花瓣们。洁白的东西上出现红色,永远都无比扎眼。

短短几分钟的距离他们走了很久,期间还伴随着间断性的呛咳,严重的时候已经咳出一朵近乎完整的花来。八木俊典捏紧掌心的那朵白色的小花,揉碎。

今天或许就要是最后一次了。

玛格丽特细小的白色花瓣在楼道里连成一条线,引向死亡。

这是一个十足的好天气,阳光不算强,风也刚刚好。他们坐在平时固定的地方,双方都没有说话。空气像是被凝结住,让人窒息。

“咳咳…相泽君听说过花吐症这种病么?”在相泽收拾起自己的便当盒时,八木俊典终于忍不住了。

“那个咳出花瓣,不和喜欢的人亲吻就会死的病么?听恢复女神说过。”睁着干涩的眼睛看向天空,风吹的他眯起眼睛“你的病不就是么。”

听到这话的八木俊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相泽君我想起来我家的兔子还没喂,我要回去放草饼给他们…”猛地变成肌肉形态,他要离开这里,回到家里写好最后想说的话,然后好好睡一觉,一切就都结束了。

‘什么理由啊这是’相泽消太在心底不禁笑了起来。在八木俊典准备跳起逃离的前一秒,相泽消太消除了他的个性。看着那个人险些摔在地上,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噗嗤,没想到欧鲁迈特先生也会有这么窘迫的时候。”

“......你”

一身黑的男人蹲在八木俊典面前,他们对视着彼此一言不发。“真的没有想说的么?”拽着八木垂在两边的鬓角,强迫那个眼神开始闪躲的人看着自己。还是第一次,他要求八木俊典做什么事情。

“多说无益的相泽君,我还是回去的好…”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八木俊典睁大的眼睛。嘴唇上的触感如此真实,有些胡茬的下巴摩擦着自己的皮肤有点扎。相泽闭着眼睛,然后睁开,推开愣住的八木。

“我就试试亲男人是什么感觉,先走了…咳…”

“咳咳咳…相泽君等一下!”要说出来,即使没有好的结果也要说出来。“我…”

同步的呛咳声回荡在天台上,他们两个人都捂着嘴,他们又一起盯着手心里完整的白色小花。没有血,完整的,洁白的花。

‘要和暗恋的人心意相通,接吻之后一起吐出花朵来才行啊。’治疗女郎的话回荡在八木俊典的脑子里

“相泽君你…”太多信息冲进他的大脑,一时间处理不过来便自动关机了。

“不是说还要回去喂兔子么?还不快去?”相泽消太把花放在他手上转身说道“期待的不只是你一个人。”

一切都好极了,天空蓝的发光,石凳上的两朵小白花相互依偎着,风吹动他们,花香弥漫在整个天台上。

疾病痊愈,收获爱情。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么?

至少对于现在的八木俊典来说,没有什么比追上相泽消太更重要的了。

——————————————————
玛格丽特——期待的爱

评论(4)

热度(50)

  1.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椒盐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